海关总署:3月至今共验放出口疫情防控物资价值102亿


起火点究竟在哪个方向,柳树桩和马鞍山村的村民陷入争议。

西昌打火队的领队让桂勇一行人先撤,后来火势越来越大,打火队也不得不撤了下来。

3月30日晚上7点左右,柳树桩村民冯才勇将妻子和儿女送上撤离的班车。因为经常上山挖点山药和蘑菇,他对山形很熟悉。发生山火时,妻子做了白菜炖猪肉,冯才勇匆匆吃了几口,一句话也没说。

根据上游新闻报道,西昌市公安局指挥部相关人士透露,公安机关已对起火原因展开调查,火灾未排除人为因素,“不排除外来人员祭扫时带来了火源”。

当时,正在山下巡逻的桂勇看见,21名宁南扑火队员下了车,领队整顿队伍,队员们挨个报了数。然后每人拿着一个手电筒,排成纵列上山了。“那是我见到他们的最后一面。”

吉克的队伍快到山顶时,农场打电话来要求撤离,这时,宁南队在他们前方的山沟处。队里只有吉克带了手电筒,他朝宁南队的方向闪了三四下,“想打手电筒传递撤离信号,但没收到回应。”

这21人中,最终有19人没能走出这场大火,其中包括18名扑火队员,另一名正是向导冯才勇。

柳树桩村民吉克所在的志愿打火队,一行十多人跟在宁南队的后面。吉克说,他走到水库边时,看到宁南打火队已经走到半山腰。“我们大概走了一个小时,一开始火还很远,之后风变得特别大,突然就把火吹过来,浓烟滚滚。说话都听不见,只能喊。”

“起火原因不排除人为因素”

事实上,在泸山脚下,村民祭祖是日常防火的重点。此前该地发生的火灾,也多与人为有关。这次火情,暴露了当地村庄常年与山火斗争的短板:村里没有专业的防火队,来了火情临时组建;扑火经验不足,工具只有镰刀和喷雾器;防火管理时紧时松……